酸酸也想要鬼切

cp杂食
杰佣好吃

【杰佣】最终奈布还是皮断腿了【完】

ooc
我流杰佣
前文走评论区链接
————正文————
令奈布感到惊讶的是,杰克居然真的帮他挡了一刀。
这让奈布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像是明明是自己应该做好的事情,突然有个人帮他做了,然后还摸摸你的头说不必这样。
他尝试着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表达感谢吗?奈布有些别扭,毕竟那个杰克自己可是默默在心里把他拉进黑名单的。
什么都不说?又不太好
“那个……谢谢你挡了一刀。”奈布有些艰难地开口。
谁知对方轻笑一声:“能为小奈布挡一刀是我的荣幸,我怎么舍得你受伤。”
尽管奈布是个钢铁直男,但也被杰克这句话感觉脸上一阵发红。
“咳,今天就这样吧。”
『噢噢噢!奈布害羞了对不对!』
『前面的瞎说什么大实话』
『嘿嘿嘿cp糖』
『没有人产粮吗,这对有、好吃』
奈布关了麦和电脑,懊恼地摸了摸红透的耳根。
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
在这之后,他和杰克之间的气氛便有些尴尬。
杰克有些烦闷地点了一支烟:“这怎么追啊?是我撩太过了吗?”
裘克毫不留情地讽刺:“芳心纵火犯居然也有碰壁的时候?傻逼杰克果然凉凉。”
杰克反击:“这是追到威廉了?”
裘克难得沉默。
可能是上帝在眷顾杰克吧
他偶然发现了奈布寻找合租的伙伴。
这是个好机会啊!
杰克当即就坐飞机去奈布所在的城市,按着地址找到奈布。
“叮铃”
奈布打开门看到一身第五人格杰克装扮的男人,不禁说了一句:“卧槽开膛手复生了?”
然后迅速甩上门。
“砰”
独留杰克一人在风中凌乱。
他不死心地又按了一遍门铃,用此生最快的语速:“小奈布我是杰克是那个和你连麦打游戏的主播不是什么开膛手我只是来找你合租的。”
奈布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让他进屋。
“合租?”
“对我很能干的。”
“做饭会不会?打扫会不会?”
“小奈布我的甜心,我都会。”
“橘里橘气的,拒绝。”
“???”
随后奈布喝着杰克泡好的红茶烘烤的小点心,说:“行了你留下吧。”
【我奈布就算是饿死!天天吃泡面!出去外面吃!也不会找你杰克合租!.jpg】
【真香.jpg】
杰克听了,在奈布看不到的地方,嘴角一勾。
上钩了,我的小奈布。
于是奈布和杰克愉快的合租生活度过了三个月。
杰克在心里默默地数好日子,准备收网了。
他无奈地说:“小奈布,我以后不能和你合租了。”
奈布闻言,有些愣:“你去哪?”声音中带有自己也没察觉到的一丝失落。
但杰克自然是注意到了,他缓缓地开口:“抱歉,突然有些事不得不离开这里了。”
奈布“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了。
三天后,杰克离开了。
早晨,奈布八点准时睁眼,不自觉地说:“杰克!今天我要吃小蛋糕!”
无人回应。
他正想再喊一声,突然想起来:
杰克走了啊。
想到这里,他心里没由来地烦躁。
角落里有两个游戏手柄,以前他们经常一起打游戏。
“卧槽你居然偷袭我!爪爪杰你飘了。”
“欸绅士怎么会偷袭呢?”
“假绅士不要说话。”
“……”
这种类似的对话此时仿佛在奈布的脑里扎根,不断提醒他:
杰克走了!你们以后可能没法再见面了!
原来不知不觉中,对方竟在心里占了如此大的份量吗?
奈布·萨贝达,承认吧,你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杰克。
明白这一点后,他立马去寻找杰克的所在地。
最后在微博里发现了杰克的地址。
暧昧的灯光交织,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冲击着奈布的听觉。
杰克坐在几个漂亮的女郎身边笑着。
这就是你的正事?
奈布气势汹汹地走到杰克面前,一条腿屈膝放在小木桌上,扯过他的领带,将双唇贴上去。
“奈……唔”
仅仅一下,奈布便放开了杰克,有些冰冷的目光扫视过几个漂亮女郎:“这个人,我的,懂?”
杰克突然凑到他的耳旁:“小奈布,接吻不是这么接的。”
————END————
给我的cp的七夕礼物终于写完啦!爱你! @安迷修

【杰佣】最终奈布还是皮断腿了【中】

我流杰佣
ooc
bug众多
前文请走评论区链接
————正文————
奈布关掉直播,此时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
他躺在床上,脑子里是挥之不去的修机的嘀嘀声
还伴随着炸机,杰克的hiahiahia
各种魔性的声音让他心情烦躁,根本睡不着
奈布再次决定一定要把那个混蛋卖给屠夫
他无奈,揉了揉太阳穴,抓起手机准备来一局第五人格
哟,那个Jake在线?!
他尝试着丢了个邀请过去
【Jake加入了队伍】
Jake:小奈布?等等,不连个麦吗?
奈布遗憾地叹了口气
这一局不能把他卖给屠夫了
连麦后,杰克突然笑了笑,把奈布给吓了一跳。
“小奈布?还是我应该称呼你为主播大大?”
奈布克制住想竖中指的冲动,状似淡定地说:“那我是不是应该叫你杰克主播?”
杰克摸了摸鼻子:“欸别见外。”
奈布一脸冷漠地想:我们很熟吗?
深夜匹配居然还很快,让他们不得不感叹一下这游戏的火爆。
“会不会玩盲女?”奈布有些坏心眼
“嗯?会。”杰克有些疑惑。
他想了想之前的那次匹配,暗自好笑。
奈布习惯性地打上一串字:“盲女溜屠,我修机。”说着又换上了佣兵。
队里的机械师突然来了一句:“难道我机械师不能去溜屠吗?!”
奈布沉默了
噢这真是个奈默杰泪的场面
随着咔嚓的一声,游戏开始了。
奈布想了想,还是不要坑人了。
但是这样真的好打脸啊!
他有些尴尬地开口:“杰克你还是去修机吧。”
杰克低沉磁性又染了几分笑意的声音响起:“小奈布不是要盲女溜屠吗?”
奈布想掐死杰克,配合一下会死啊?!
“咳,这是战术,迷惑对方的。”
“但是我觉得盲女溜屠也不错啊。你去修机不就好了?”
“闭嘴!修个屁的机,我刚刚睡不着都是因为你!”
等等这句话有歧义!奈布后知后觉地想
“因为我?主播大大对我一见钟情?”
“求、你、闭、嘴!我溜屠你修机!”
“好好好我去修机。”
奈布一看,雾气渐浓,预警心跳也越来越剧烈:“哟这把是杰克,我要溜你五台机。”
“你别太皮了,万一对面是个屠皇。”
“我还是人皇呢,哈!板砖攻击!杰克你别闲着,快去修机!屠夫我溜着呢”
屠夫的红光已经渐渐逼近
奈布快速地翻过一个窗,获得一个短暂的加速后跑到一个箱子面前……摸到了破书。
“shit!又是书”
“小奈布不来修机吗?我这里快修完了哟”
“我要溜他。”
【佣兵—奈布已牵制监管者180秒】
他朝着监管者的方向竖了个中指
不得不说这嘲讽度太高了,那个屠夫径直追过来
奈布蹲在一个小草丛里,等待监管者的逼近,然后迅速站起把木板一推!
佣兵—奈布砸中监管者
他又做了个“略略略”的动作,站在墙壁那不动。
奈布似乎是皮过头,中了一个雾刃
不过,大门已经开了,近在咫尺
他护肘一个加速,跑出了门。
“小奈布……你就没想过有一天你翻车吗?”
“怎么会!”奈布随后打了一个哈欠
“我先睡了。”他有些困了,倒头就睡。
随后杰克耳机里传来绵长的呼吸声。
他哑然失笑,也没拔掉耳机,打开静音,伴着奈布的呼吸声入眠。
又是一夜好梦
第二天清晨,杰克听到耳机里被子翻动的声音。
还没关麦?
他就这样戴着耳机去洗漱,听着奈布好像打开了什么东西的包装。
在吃早餐吗?
然后听他有些为难地说:“今天吃海鲜味的吧”
我亲爱的主播大大早上吃泡面?
杰克扶额
他静静地听着对方轻快的声音,心里泛起一丝波澜。
“大家好我又双叒叕来直播了。今天我和人组队打。”
奈布给杰克发了个邀请。
Jake:要不要连麦?
奈布:不了
奈布冷哼一声:“今天我奈布就要把他卖给屠夫!”
『hhhh奈布黑了』
『你不是我认识的奈布来23333』
『hhhh新的一天新的皮』
杰克挑眉,关闭了静音:“你要……把我卖给屠夫?我的甜心?”
奈布瞬间僵了
卧槽我没有关麦
他义正言辞地说:“怎么可能!我可是一个正直的佣兵!”
杰克状似难过地说:“oh我的甜心我的小奈布。”
奈布:“我要吐了”
“行吧这局我盲女,真溜屠。”
“那我玩园丁拆椅子?”
“……”
『hhhhh奈布翻车现场!』
『等等那个声音……杰克!』
『啊啊啊杰克我的嫁!』
『杰佣大旗摇起来!』
『妈妈我最喜欢的两个主播连麦了』
『死而无憾』
『就我注意到了杰克说的“我的甜心我的小奈布”吗?』
“杰克请你注意下你的言行”
“这一局是小丑吗我还是不要拆椅子了。”
“等等万一我被追上了你帮我挡一刀。”
“不,你要卖了我。”
“……”

【杰佣】最终奈布还是皮断腿了【上】

我流杰佣
ooc
大概是两个游戏主播的互怼叭【雾】
很多bug!
我是丑新
————正文————
奈布,一个第五人格的游戏主播,人称皮皇佣兵
今天也是皮的一天
奈布打开直播间,又稍微调了一下摄像头,清了清嗓子:“今天直播第五人格。”
因为奈布昨天发的直播预告所以早早就蹲在直播间的粉丝们疯狂地刷弹幕。
『奈布:今天也是皮断腿的一天!』
『新的一局新的皮,今天也要加油鸭!』
『啊啊啊啊啊我奈布的眼睛好好看1551』
『话说今天杰克限免呢……』
『哇那个说限免的我突然想起来……』
『想起来啥啥啥!』
奈布瞥了一眼弹幕
杰克限免?
他的脸黑了几分
『hhhhh奈布不气!』
『你已经是个皮皇了被杰克追七八个弯道结果走进死胡同里出不来地萌新时代已经过去了!』
『前面的哈哈哈哈』
『然后他还被杰克第一个送上椅子』
『哈哈哈哈说好的杰佣都是骗人的』
『杰克:皮?.jpg』
奈布无奈地说:“好了别提了,烦躁。”
然后那个杰克真是让人印象深刻,给萌新时期的他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至今他都记得那个ID
名叫jack的混蛋!
“那么,我开始咯。”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弹幕,没怎么注意游戏。
“嗯……这一局我还是选佣兵,皮。”
说着他在公屏打了串字
“我修机,盲女溜屠会吗?”
『哈哈哈哈盲女溜屠』
『佣兵修机啦哈哈哈万一屠夫带失常哈哈哈』
队里的盲女好像get到他的点,发了个“嗯”
奈布面无表情地说:“当然是逗你玩的,佣兵修个屁的机!”
『我不去修机.jpg』
『哈哈哈哈奈布开局就开始皮』
『盲女:我jio得可以』
对面还真选了个杰克,还换上了金纹,去拜访了一圈。
奈布挑了挑眉,光速切出游戏向直播间展示了一张表情包。
【欧鳇寿命极短.jpg】
他竖了一个中指:“杀不尽的欧洲狗!”
弹幕瞬间齐刷刷地刷了一片『流不尽的非洲泪』
奈布吧,哪都好,就是个幸运e
玩幸运儿都能摸出厕纸的那种
队里的频道瞬间刷了几条杰克求抱抱!
他作为一个正直的佣兵,发了一句“别抱我,莫挨老子。”
『哈哈哈哈在这里你根本吃不到杰佣糖』
『前面的我觉得是相爱相杀!』
『暴躁奈布在线嘲讽hhhh』
奈布的直播间管得不严,cp是允许刷的。
他看了几眼弹幕,笑了笑,没说什么。
『妈妈他的笑好苏』
『血包!』
『医疗兵!』
随着缪斯印记的裂开,奈布的预警心脏就有些隐隐发亮。
屏幕前的奈布抿了抿嘴,沉默了一会,说:“今天我奈布就要溜你五台机!”
监管者的红光一直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跟随着,奈布翻过一个窗,躲在一块木板后。
“咣”地一声,木板砸中了杰克。
这时候让我们来看看杰克的直播间吧
杰克,一个屠皇,同样是第五人格的游戏主播,打游戏的时候喜欢cos杰克。
此时,他把面具稍微调整了位置,悠悠地叹息了一声:“我的小奈布怎么不肯让我抱抱,还砸我。”虽是听者悲伤闻者流泪的语句,但是听杰克的语气,此时此刻他心情愉悦。
『为那只小奈布点一支蜡』
『哈哈哈他在溜你』
让我们把视角转回奈布的直播间
奈布说要溜五台机就要五台机。
浓雾越来越大,他凭着蛇皮走位躲过了雾刃还顺便发了个专心破译。
对面的杰克好像也不急,一直追他,眼看就要追上了。
结果奈布一个加速,延长了距离。
【佣兵—奈布已经牵制了监管者180秒】
奈布不禁露出自得的神色:“今天我就要皮断腿。”
『哈哈哈皮皇奈布在线溜屠』
『杰克:我的心真的好受伤』
他又表演了几个秦王绕柱走的蛇皮走位,一会跳窗一会砸板,高兴得像个两百斤的奈布。
然而皮断腿真的翻车了。
随着电闸门的开启,护肘也用完了。
此时的奈布挨了杰克的一刀斩。
“今天皮的姿势可能不太对。”奈布绝望地说。
杰克给奈布来了一个公主抱,慢悠悠地走过红教堂的红地毯,最后把他抱到一张狂欢之椅旁边。
奈布心想,凉了
没想到杰克突然改变主意,把他抱到一台电机旁边。
“这是让我修?门不都开了吗卧槽。”奈布翻了个白眼
但是皮下去的话可能真的要凉了,所以他现在只好修机。
眼看着进度条快好了。
杰克一个失常,退条百分之五十
“cnmd我不修了,让我死吧”
奈布现在只想掐死眼前的混蛋。
他干脆站在机子旁不动了。
而另一边的杰克带着笑意问:“小奈布怎么不修了?”
『hhhh杰克你太坏了』
『这样你会被佣兵打的hhhh』
杰克现在显然很愉悦。
他大发慈悲把奈布拦腰抱起,像散步一样几乎走遍了整个红教堂,因为他眼睛里的红光还没有散去,奈布没有挣扎。
然后他在地窖门口停下,把奈布放下。
奈布朝他比了个中指跳了下去。
“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
然后绅士般地朝摄像机脱帽致礼,像足了一个绅士。
赛后他丢了个好友申请并且向奈布发了消息。
Jack:我不是故意摁失常的
奈布:Jack?你个混蛋你给我滚啊!
Jack:等等小奈布我们是不是有点误会?
奈布:误会个屁!追我七八个弯道的混蛋!
杰克有点懵,什么七八个弯道?
等等……好像是有那么回事
他发出了hiahiahia的笑声,此时此刻倒完全不像个绅士了。
奈布:好啊我同意了,有机会一起打游戏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打出这句话。
呵,打游戏,我第一个把你卖给屠夫
杰克倒有些惊讶了,他思索了片刻,敲字
Jack:谢谢原谅,有机会会一起打游戏的。
————tbc————

【多cp】大大快念同人!【2】

本章可独立阅读,阅读与否都不影响后续剧情观看wwe
排雷:有阿尔寻死情节,不喜勿入!
但是他不会便当的!我这么爱他!
心理医生耀x学生米
好吧我又啰里吧嗦了
————正文————
阳光照进这所历史悠久的大学,照进古朴的教学楼。
极轻的脚步声在空旷破旧的旧校舍幽幽回响,营造了一种诡异而恐怖的气氛。
即使是阳光,也有照不到的地方。
阳光和黑暗总是相生相伴。
这座破败的旧校舍,刚好建在背光的位置。
所以阳光温暖不了这里,也温暖不了……开门的少年。
阿尔是这里的学生,此刻却穿了一件笔挺的军装,这和他的身份完全不符,但是却又意外地适合他。
他用一种极轻的力度推开门,年久失修的铁门发出难听的“吱嘎”声。
阿尔一步一步地往天台边缘走去,深吸一口气,在那缓缓地坐下。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他的眼神灰暗,内里的绝望似乎都要溢出来。
这和他在学校里的人设可完全不符。
在学校里,他在别人眼里就是个阳光,乐观的大学生,充满了活力。
自杀,似乎和他沾不上边。
人们总是过分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可一个人的内里又怎能用肉眼看穿。
他用手扒着栏杆,向下望去:
下面是一片草地,因为无人修剪,生长得极其茂盛,即使有什么掉下去了,旁人也不会轻易发现。
他松开手,身体靠着栏杆,注视着草地。
阿尔的全身都迸发出一种极度绝望的感情,眼神里丝毫没有对这个世界的留恋。黯淡的眸光了无生机,他自己对于他活着这个事实充满了绝望与痛苦。
活着对他已经毫无意义,那是一种极大的精神折磨,死亡对他来说,才是他最好的归宿吧。
过往的岁月在他的脑海里蜂拥而至,一遍遍循环播放。
他痛苦地蜷着身子,用手紧紧地抓着衣领。
现在,他的心脏,大概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残忍地掰成两半吧,然后狠狠地撕扯出里面的血肉,剔除,剖挖出内里最最痛苦的部分,拉长,揉碎,让他不得不每时每刻都在痛苦。
身体的每处地方都在叫嚣着:痛苦会分布到你的每一处地方!永远不会消失,永远伴随你的一生!
他慢慢地站起来,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阿尔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用口型说着:再见
可是真的能再见吗?阿尔不知道
他跨过栏杆,然后毫不犹豫地
纵身一跃!
没有一丝迟疑,没有任何留恋。
他的意识在半空中渐渐模糊,感觉下坠时,穿越过了他的岁月,到了那没有痛苦的彼岸。
他如愿以偿地躺在那片小草地上,脸上还挂着微笑,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
如果忽略他身下的鲜血,会让人感觉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阿尔的身上流淌出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他身下的草,渗透进了土地。
这时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冲淡了血腥气,冲走了他额头上的鲜血,那是否能冲淡他的悲伤,他的痛苦?
我不知道,但是总会有一个人,他会照亮你的生命,温暖你。
坠楼的少年上方突然出现一片黑色的天空,为他挡去了风雨。
王耀神情复杂地看着他,撑伞替他遮住了雨。
————tbc————

【多cp】【大大快念同人】【1】

小伙伴可以先看下楔子www
————正文————
王耀看到这个智障广告的心里是绝望的。
日你个仙人板板,王某绝对直!
然而眼看这个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让他怎么直视那几个人???
他翻了翻底下的评论,好像都很期待
……也不是不能念
算了,他在心里默默地叹口气
阿尔那个整天蓝蓝路的倒是很兴奋地打了个电话给他:“耀!hero我居然要念同人!”
他叹了口气,对于这个金发的美/国男孩,他真的有点没辙:“所以亲爱的英雄大人是很高兴咯?”
天,这小子怕是一点都没意识到念同人是什么概念
电话里传出嚼汉堡包的声音:“他们高兴就好。”
他似乎是轻轻地笑了笑:“那好吧,我很期待。”屁呀,一点也不。
希望不会要念到一些emmmm的同人
没想到这个电话刚挂,伊万的电话就过来了:“小耀,那个活动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也不是不行吧。毕竟那群产粮小能手产了那么久,就当是奖励一下了。”
其实之所以会有产粮小能手的出现完全就是因为他们几个私交甚笃【英式白眼】
伊万在电话那头思索了片刻:“那好,顺便露西亚很期待这次的活动。”
至于弗朗西斯和亚瑟打来的电话他都不想接
呵,脱团狗担心个屁
然后他心情复杂地拨通了本田菊的电话:“喂,小菊。告诉王某那批同人文里面没有你。”
本田菊心一跳,忙假笑道:“当然没有,耀君,在下没写这类的呃同人。”
真的是小号动的手和在下一点关系也没有!
到了活动当天
讲道理几个人内心都是忐忑的,特别是在幸运抽爆的时候
【恭喜!金钱组!】
王耀&阿尔:……
弗朗西斯安慰地拍了拍两人的肩:“你们打头阵吧。”

王耀内心冷漠地想着
他们拿过打印出来的同人,硬着头皮念出来。
————tbc————
下章请不要打我!
我需要小红心小蓝手!

【多cp】【大大快念同人!】【楔子】

开新坑!
————正文————
【念出同人!】活动正在火热进行中!
想要听到你的同人文被大大们念出来吗!
想要看到他们一脸无奈又不得不念下去的样子吗!
想要……【你们懂得】【姨母笑】
这条智障【划掉】啊不严肃高冷的广告立刻被转发上万次
参加的倒霉大大当然是APH文学网的【此处容许我中二一下】
号称虐死人不偿命的BE小能手王耀
文风智障又中二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
傲娇严肃,文风魔幻,清纯而不做作的亚瑟·柯克兰!!
OOXX小能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病娇小天使伊万·布拉金斯基
还有超爱耽美同人的本田菊先生!
本田菊:不我没有我不是
这个活动简单来说就是大大们根据拿到的同人来深情朗读!
而拿到的同人来自于各位产粮小能手!
并且每天都念!
在念之前会进行幸运抽爆,抽一个大大之间组成的任意一个cp!
【敲重点】现场直播!绝无彩排!
涉及cp有:黑三角,Dover,红色,金钱,极东,冷战!

【那个又基又腐的W学园】【43】
今天也是虐狗且愉快的一天呢

【那个又基又腐的W学园】【42】
我回来啦!
中考结束了!
最近还有一个新的坑要开,单元剧系列

【那个又基又腐的W学园】【41】
明天应该还有一更!
宿舍夜话paro
临死前诈尸

关于【那个又基又腐的W学园】

我……我要中考了【汪地哭出来】
所以很少更新了……考试后见qaq
占tag果咩果咩qaq